http://www.notjournal.com

互联网战疫中国人要打满全场

  疫情席卷全球,恐慌和伤痛与病毒一起蔓延,也正是在这样的时刻,那些出于感恩的泪水才格外珍贵。

  几天前,150万只来自中国的口罩飞跃大洋,送抵疫情告急的波士顿。马萨诸塞州州长查理·贝克(charliebaker)在多个场合表示对中方的感谢,特别提到腾讯等在这次物资运转中提供的巨大帮助。

  “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,只有通过合作和伙伴才会让我们找到真正的解决方法,这次就是一个例子。”在发布会上,大洋彼岸的州长一度哽咽。

  从荆州到武汉,二百多公里车程,当全社会的目光都聚焦于武汉的时候,人们或多或少遗漏了这座小城的面临的困难。在腾讯公司的多方努力下,一批防护面罩从海外运回中国,其中有一千件分配给荆州一家医院。

  当物资送达荆州市一医院时,所有院领导都赶来迎接。协助物资分发的荆州商会秘书长谭文,在现场忍不住落泪。

  在这场漫长的考验中,互联网贯通线上线下,让物资和信息流转,向我们提供了一种必要的安全感,而这份借由网络传递的安全感,本质上来自于每一个人的倾力付出、守望相助。

  春节过去不久,湖北还处在寒冬的湿冷之中,这也正是国内疫情最吃紧的时期,物资是全国上下最揪心的话题。

  当时,腾讯大楚网总裁余凯正在湖北一线分发物资。除夕前,他敏锐地感到疫情严重,临时取消飞往国外的航班,不久后,他果然被紧急召回武汉,和同事们成为腾讯基金会在武汉的先头部队。

  作为中国最知名的互联网企业之一,腾讯面对疫情的反应不可谓不迅速。1月24日,除夕,武汉封城次日,腾讯就宣布捐赠3亿元“疫情防控基金”用以前线日,元宵节的前一天,他们又将战疫基金升级到15亿元,位列国内企业捐赠榜首。

  身在武汉的余凯和同伴,所负责的工作就是接收捐赠物资,再安安稳稳地送到最需要的人手上。

  从首期基金设立,到3月10日,短短半个月时间, 382万个口罩、27.6万套防护服,甚至包括4.12万片成人纸尿裤在内的物资,已经抵达前线完成发放。

  2月份,防护服是医护人员最宝贵的武器,在遥远的丹麦,天气比疫情中心的武汉更加寒冷。眼看荷兰货仓收货的截止时间越来越近,自己订购的7000多件高级防护服突然没了着落,为腾讯采购物资的王耀彬心急如焚。

  他多方委托朋友,再次订购了1万件防护服,分两路运送,最终要在阿姆斯特丹国际机场会合。

  货仓收货前的最后一分钟,王耀彬给腾讯发去一段卸货完成的视频。那些物资静静地躺在地上,等待登上飞机,前往中国。

  王耀彬在丹麦当地从事旅游业,最早联系上他的人,是腾讯负责采购的工作人员萧萧。疫情爆发后,腾讯第一时间设立基金,但怎样在最快时间内把资金变成物资,是个大问题。在公司内部,一个又一个聊天群把所有线索汇总起来,腾讯人在全球寻找物资。

  王耀彬就是萧萧在当地找的“帮手”。经过波折,他从巴黎找到的一批防护服,在9个华人导游的护送下,连夜驶向阿姆斯特丹。

  巴黎到阿姆斯特丹,六百公里距离,司机们硬是把六个小时车程压缩到到三个半小时,为了节省时间,连厕所都不敢去上。而在世界另一头,腾讯替王耀彬找的一家跨境电商企业,同时在帮助办理报关事务。

  疫情对社会的考验,体现在方方面面,尤其是对于年轻的中国互联网企业而言,这种考验有着更加深刻的意义——

  站在时代浪潮前沿、总是处在聚光灯之下的互联网公司,怎样理解自身与社会的关系?怎样解答社会责任与经营的关系?除了传统的捐钱捐物,如何发挥互联网科技独特的长处,更深入地践行企业社会责任?

  相比于过去的各自为战,中国企业普遍开始系统地理解企业社会责任,并付诸实践,大都是始于2008年。

  2008年对于全体中国人而言,是一个伤痛和荣耀并存的复杂年份。年初的冰冻雨雪灾害,年中的汶川地震,激发起公众援助同胞的公益热情的同时,也推动着企业在社会责任的路上迈出一大步。2008年开幕的北京奥运会,又让很多中国企业走到了世界的前台。

  大约是从那时起,“责任感”成为许多企业追求的目标。而十多年过去,我们的企业怎么确定自己在社会中的坐标?怎样描述自己的使命与愿景?在疫情这样巨大的考卷上,无数中国企业,都要用行动写下自己的答案。

  如果将这场疫情视作全世界共同面对的一场挑战,那么在中国稳住上半场之后,下半场才真正在世界各国间徐徐展开。

  截止4月12日,除中国外,全球累计确诊人数超170万,累计死亡人数超10万,疫情正在世界范围内加速蔓延。国外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超过8万,新增死亡病例有6100多例。

  其中,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53万例,死亡病例超2万例;意大利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5万例;法国的医院确诊病例累计9.3万多例,全国死亡病例累计近1.4万例;英国累计死亡病例超过9800例;俄罗斯累计超过1.5万例,瑞典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万例……

  在病毒面前,人类所有的傲慢、轻蔑、大意、迷信都得到了教训,唯有携手相助,才能共同走出难关。不久前还在全球采购物资运回国的人们,在国内疫情稳定后,又一刻不停地向海外捐赠物资,同时对外输出国内战疫经验,用科技助力全球战疫。

  国际视野历来是中国企业最喜欢的标签,但它的含义,从来都不仅仅是跨国业务、海外投资、国外用户,还必需包含国际责任,一种身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自觉——

  当我们习惯了比尔盖茨式的科技巨头,总以全球慈善家的面目示人时,面对逐渐壮大、走向国际的中国企业,也应该有着类似的要求。努力赢得海内外的尊重,这才是真正完整的国际视野。

  越是疫情肆虐的时刻,越是企业展现责任心、技术展现善意、全人类展现团结的时刻,唯有相扶前行,才能在病毒面前唱响人类勇气的赞歌。

  3月,欧洲初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心,而其中意大利是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。仅用了二十天时间,意大利单日新增确诊人数就突破5000人,随着病例飞速增长,医疗物资也迅速告罄。

  疫情爆发之后,腾讯多次组织向意大利的捐赠,上百万只口罩和其他医疗物资,被送往欧洲最需要的地方去。

  4月9日晚上,一架葡萄牙大使馆的专用包机在夜色中起飞,带着由腾讯捐赠的几千箱口罩、面屏、防护服,从北京飞往里斯本。

  与此同时,坐落在意大利偏远地区的一所医院的紧急求助物资,也已经协调好各项流程,准备发出。

  当物资运往海外,前方对接工作主要由徐炎牵头的腾讯法务团队来负责。他们从早上睁眼一直到中午,都要处理国内事务,随后开始和欧洲方面对接,晚上又要和美国沟通,一天“过完全球时间”。

  “看到英国当地搬运工人拿到腾讯捐赠物资时开心的笑容,觉得所有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截至目前,3月24日设立的1亿美元“腾讯全球战疫基金”,已累计向冰岛、葡萄牙、英国、德国、法国、马来西亚、泰国等15个国家捐赠770万件战疫物资,腾讯向海外捐赠的物资累计飞行里程已经超过十四万公里,可以绕地球三圈半。

  国内疫情上半场人人奋勇,国外疫情的下半场,中国企业更加不能缺席。越是疫情关头,负责任的企业越要迈过偏见和狭隘,也只有打满全场,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进程,才能添写下完整的一笔。

  在家中禁足的大众在互相鼓励、打发时间,而在城市的角角落落,又不乏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;

  物流停转,一切便利都变得迟滞许多,但同样在疫情之下,医疗物资的运输通道迅速被打通,当国内疫情渐趋稳定之后,来自中国的物资又源源不断地运往海外;

  我们曾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,也在难得的与家人的长久相处中,感到久违的安心,千千万万师生没有如期回到校园,却以另一种新鲜的方式通过屏幕见面。

  腾讯向疫情中的塞尔维亚捐赠“火眼”实验室,签约仪式全程都通过远程会议的形式进行。

  和整整十七年前的非典相比,泰戈尔曾经预言的科技魔杖加快挥舞,我们最大的进步之一,就是手中多了一件叫做互联网的工具。

  社会学家尼尔•波斯曼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著作《技术垄断》中早已揭示:“每一种技术都既是包袱又是恩赐,不是非此即彼的结果,而是利弊同在的产物。”

  在国外,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更多以慈善家的身份发声,让人们在这位前世界首富身上看到理性而冷静的力量;马斯克改造了自己的工厂,生产疫区急需的呼吸机。

  二十一世纪的头二十年,中国人从拨号上网一步步迈向5G时代,网络重构了我们的娱乐、重构了我们的消费方式、重构了我们的社交,也在关键时刻充当了社会承重墙的角色。

  互联网让信息更加畅通,让每一个手握手机的中国人,都能透过屏幕,第一时间获知疫情相关的信息,多了一分从容淡定。

  互联网接通了线下渠道,物资分配、疫情上报更加有序,避免了许多人力浪费和不安全接触。

  过去的这个特殊时期,线上办公和网上授课也一定会成为难忘的集体记忆,互联网在最大程度上打破物理阻隔,提升沟通和学习的效率。

  在这样的潮流中,腾讯当然不会缺席。除了直接的捐款捐物,作为一家科技公司,腾讯也发挥自身优势,把目光聚焦于擅长的技术领域,线上、线下、公益、研发,在自己的主战场多方发力。

  3月27日,腾讯健康新冠疫情模块国际版(TH_COVID19_International)正式开源,世界各地的政府机构、医疗机构、媒体和疫情服务开发者都能利用它建立自己的疫情查询服务。而“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AI自查助手” (COVID-19 self-triage assistant)开源,可以方便全球民众自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感染风险,并给出防范指引的AI,把专业的医学指南转换成通俗易懂操作简单的对话,帮助民众正确抗疫。

  4月3日,腾讯向世卫组织COVID-19团结应急基金捐款1000万美元。

  截至4月8日11时,在全国网友的共同助力下,腾讯公益平台为驰援战疫筹集善款已经超过6.04亿元,募捐人次累计达1269万。

  腾讯还开辟了多个辟谣平台、“肺炎疫情动态”专区、“肺炎防治”频道,提供“肺炎疫情实用信息服务,让信息及时传播的同时,严把准确关,过滤谣言。

  正如腾讯公司总裁刘炽平所说:“科技向善是腾讯公司的使命与愿景。全球合作关乎人类福祉和未来,也是我们战胜当前全球疫情的关键。”一家企业的初心,在一开始就已经写就。

  曾经,数字技术在很多时候造成人与人之间的鸿沟,而一场疫情,让越来越多的企业致力于把技术变成一张大网,连接起世界角角落落的人们。正是有许多这样的企业和它的同行者们,才赋予技术以人性的温度,让我们拥有了面对疾病的勇气。

  必须承认,互联网企业乘着时代的东风,占据技术和资本的双重优势,迅速壮大,但也让相当一部分公众增添了对网络科技的反思。如何向所有人证明,互联网的目标是更好地分配时间,而非抢夺时间,是努力在提升效率,而非侵蚀效率,致力于拉近人的距离,而非疏远人的关系?

  技术在点点滴滴的努力下充分释放善意,当人们使用社交软件穿透阻隔、通过网络平台捐赠爱心、在疫情系统中获取让自己安心的力量,当遥远国度的人们,看到一家互联网企业从网络回到现实,给自己带来真切的帮助,技术才真正回归到向善的本义。

  这当然是一个属于互联网科技的时代,而它们最终以怎样的姿态介入你我的生活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背后那群人的“使命与愿景”。

  从国内到国外,从捐款捐物到技术支持,从冬天一直到春天,总有人在忙碌付出,他们枕戈待旦,马不停蹄,从上半场到下半场,他们飞遍全球,寄回对祖国的一片热忱,又倾力相助,传递来自中国的同理心、责任感。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,问我吧!

  我是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副研究员谭道明,关于巴西的经济衰退和政治危机,问我吧!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